養心空間
唐書民 Shu- Min, TANG
四川人,1967年生于大連。
1991年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師從全顯光教授,現為沈陽師範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副教授,油畫專業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未來研究會未來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遼寧省美術家協會會員。

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國際美術作品展,並獲獎及發表,部分油畫及國畫被遼寧美術館及中外人士收藏,論文多篇發表並獲獎。出版油畫作品集有《21世紀優秀藝術家—唐書民》、《油畫家唐書民》。

參展紀錄

作品《車賽》入選第三屆中國體育美術作品展
作品《夢花》入選第十四次中國美術家協會新人新作獎
作品《搏擊》入選第五屆中國體育美術作品展
作品《綠色的回憶》入選第十屆全均美術作品展
作品《綠色的回憶》入選第三屆中國油畫作品展
作品《牧歌》等二十幅作品參加第十二屆亞洲藝術雙年展
 
今日的真誠—唐書民
古今往來。人們對繪畫藝術的理解可謂千差萬別,但無論怎樣,繪畫藝術都是以情動人、有感而發的。真誠的情感因素是繪畫藝術的啟始,是開啟繪畫藝術大門的鑰匙。藝術不動己又何以動人?

就農事而言,耕作的投入程度,其產出已經說明一切,因為土地是不會騙人的,繪畫藝術大抵也是如此,其同樣來不得半點虛假。

繪畫藝術的初始,在於它不是為藝術而藝術,是靈魂與肉體的對撞,是不自覺的天人合一。棄本而求末,舍源而逐流,是無法找到打開繪畫藝術大門鑰匙的。

每次聽到牧羊農人高唱信天游,就有一種淒然沐下的感覺,心亦隨之擅動不已,比之于專業人士的演唱,感動的或許要更多一些。其實求藝之人尋宗求源,本在常理之中,而往往不得要領,恐怕與嫻熟技巧和漂亮畫面背後的的思想感情的蒼白不無關係,藝術的根本在于精、氣、神,是無藝之藝。我們的藝術先人早知“畫到生時是熟時”的道理,技巧越嫻熟,包袱也就越多,最後往往思之于思想的貧瘠而失掉真誠。

宋代晁補之《贈文甥楊克一學文與可畫竹求詩》中說畫家文與可畫竹之前心裡已經有了竹子的形象,是故稱之為“胸有成竹” ,是說他心中有數,如果與純真的大自然相比我們胸中的“成竹”又有幾根,更何況眾多的“胸有成竹”早就演化“熟視無睹”變成了複製自我和複製他人,“熟視無睹”是一種真情的失落,“生時”是繪畫藝術的高層次,是“心領神會” ,靜而悟道。

聽農人之音,觀農人之藝,無不在慨嘆之中。二十餘載的藝術耕耘,卻又深感離繪畫藝術的真諦甚遠,尤感汗顏。于是,每每細聞靜觀,心靈即得洗禮。究其根源,乃因其生機勃勃、無藝而藝、無形而形,是真正的樸實而真誠,心中嘆之:“大藝也!”有例為証︰

畫家問農婦︰“剪紙中的馬為何有三個頭?”
婦答曰︰“馬吃草,吃完這邊吃那邊。”
畫家問農婦為甚麼側面的人眼睛是正面的?
婦答曰:“眼睛就是眼睛嘛,哪有什麼正側的。”
畫家問農婦︰“為何剪的都是三條腿的驢?”
婦答曰:“驢走起來都是三條腿著地,三條腿著地穩。”
畫家問農婦:“勞動場面的人物,不是正面就是側面,或身體是正面頭是側面,或身是側面頭是正面,從來沒有半側面的?”
婦答曰︰“不周全。”

這些語言雖然樸實,卻道出了藝術作品的終極目的。他們沒有空間、時間和解剖觀念,他們從不為表達人體內部的解剖去簡衣紋和服飾,而是為了好看順著動勢隨意地去剪己剪或做有意味的隨心所欲的裝飾,這當真應了佛教中的一句話:“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它是純樸的情感氣質、美學觀念、民間習俗和歷史文化的傳承和識铤,猶如璞玉渾金一般,純樸而自然,昭若日月,是真正的“大美”和“內美” 。
“外師造化”、“中得心源”,藝人在乎于用人的本性去觀照世界,這才是真正的真誠。

 
  唐書民   <抓周娃娃>,2014年,油畫,160 x 120 公分
 主題源自於民間的祈福民俗活動鼓舞,祈禱吉祥如意、風調雨順。蓮花喻為連連高升之意。 如意雲紋同為象徵如意寓意。
 
查看更多作品
 
 
訪客人數: 9,011 人次